姚振华“下落不明”背后,是宝能的流动性困局

3月17日,法院的一纸公告,将宝能集团及公司董事长姚振华推上风口浪尖。

广州中院在一条送达公告中称,该院受理了广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开发区支行(原告)与被告姚振华、广州宝时物流有限公司、宝能集团、钜盛华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因姚振华“下落不明”,其根据相关规定,向姚振华公告送达相关的民事起诉状副本、证据材料、应诉通知书等。

此合同纠纷涉及借款本金7亿元及利息1429万元(暂计至2021年9月29日止)。

3月22日,宝能集团发布《姚振华董事长检查宝能汽车深圳工厂复工复产工作》一文,对宝能集团董事长姚振华“下落不明”作出回应。姚振华也接受采访并表示,看到新闻报道之后,公司第一时间和广州中院取得了联系,并领取了法律文书。宝能集团做出相关回应后,公告已从法院官网中删除。

事实上,法院公告中所称的“下落不明”与公众理解的“失联”、“跑路”等不同。法律意义上的下落不明通常是指无法通过法定(如企业工商登记地址,居民户籍地址)、约定(如合同、协议中约定的通讯地址)或其他常规方式取得联系的情况,词语性质偏中性。

不过经过数日发酵,市场舆论的焦点在于,作为一家资产数千亿、现金资产也长期有几十甚至数百亿的巨头企业,7个亿的借款顶多是小菜一碟。为何这么小的借款都能逾期?

姚振华确实没有“跑”,不过宝能集团当前面临的债务危机却着实严峻。

据宝能系上市公司中炬高新(600872.SH)今年1月披露,截至2021年12月末,宝能集团有息负债合计为1918亿元(包含银行贷款、信托贷款、理财产品及发行的公司债券),对外担保余额308亿。

显然,宝能集团资金链承压,起诉宝能的也不止广州银行一家企业。

天眼查信息显示,宝能集团现共有38条被执行人信息,超过半数的立案日期是在2022年,被执行总金额达到171亿元。

在中炬高新此前的一份公告中,宝能集团表示,自今年6月份以来遇到的暂时性资金周转困难,根本原因在于制造业的巨额资金投入,叠加疫情、房地产政策调控、融资集中到期等因素的综合影响。近期较为紧迫的流动性资金缺口约200亿元,包括理财产品兑付合计83.49亿元;较急迫的工程款26亿元;紧迫的经营款及到期本息85亿元。

这样看来,法院公告中“下落不明”四字之所以引发巨大关注,是因为近年来金融及地产公司债务违约事件发生太多,难免不引人猜疑。

而针对宝能当前的经营状况,以及法院公告中提到的宝能系相关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件,姚振华也进行了回应。

“这一次宝能碰到了一些暂时性的流动性困难,公司是高度重视,认真对待。一方面我们果断处置一批优质资产,同时全面加强经营管理,那么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效,正在不断的好转。” 姚振华说。

他还称:“这个其实是一个很小的业务,也是一个物流项目,广州银行的借贷也就7个亿,跟银行欠了一点利息,最近正在安排,争取双方能够尽快达成和解,恢复正常的双赢合作。”

然而从宝能的资本运作核心企业钜盛华的运营及债务情况来看,这次宝能面临的资金链问题并不那么轻松。

“我身边所有认识的金融销售,几乎都接到了HR的裁员通知。”钜盛华股份有限公司一名金融销售人员称。另据多名宝能集团金融销售人员透露,公司赔付投资人欠款的具体兑付方案也曾有过多次改动。

另外,据钜盛华2021年中报数据,公司期内实现归母净利润5.16亿元,同比下滑58.5%。其总资产为5714.58亿元,总负债4789.18亿元,净资产925.4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83.81%。

其中,钜盛华非流动负债有3370.93亿元,包括长期有息负债合计有468.28亿元。而其流动负债则高达1418.26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的短期债务合计384.63亿元。

而钜盛华账上货币资金仅有66.18亿元,短期偿债压力巨大。截至2020年末,钜盛华银行授信总额有1034.57亿元,未使用授信额度为139.31亿元,目前可用授信空间也十分有限。

除此之外,宝能已经抵押了手上73.54%的钜盛华股权,想继续靠抵押来融资也较为困难。随着债务缺口越来越大,宝能可使用的解决办法越来越少。总得来看,“宝能系”债务负担较重,财务杠杆高企。

去年8月初和9月初,姚振华曾两次在内部会议上提到如何克服困难,“宝能也遇到了阶段性困难,但属于发展中的困难,而且总量不大,在可控范围内”、“会坚决兑付每一分钱”、“宝能集团及各板块正在积极克服困难,并通过加速项目销售回款、处置部分优质资产、加快战投融资工作、提升经营性现金流等实质举措持续回笼资金”。

据了解,为了尽快回笼资金,2021年10月宝能披露准备出售包括宝能集团深圳总部等在内的千亿元资产,在出售的8个重点专项资产包括总部深圳宝能中心、旧改项目、前海优质项目、物流园资产包项目等。

当时,姚振华判断,宝能有能力、有实力在两到三个月内彻底走出困境。但这段时间刚好是房地产寒冬,项目出售的效果并不理想。截至目前,还没有公开消息表示宝能已完成了上述项目的出售。

(钛媒体App编辑翟碧月综合自券商中国、第一财经、红星资本局、格隆汇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