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镍”一夜暴涨70%,中国最大镍矿巨头疑遭神秘多头逼空

引子

昨夜,项光达或许一夜未眠。他是世界500强民营企业青山控股的掌门人,浙江最神秘、低调的富豪之一,资产数百上千亿元。

在持续缓慢上涨之后,昨晚,伦敦金属交易所的“妖镍”突然出现暴涨行情,最高涨幅90.19%,创历史新高。收盘为50905美元/吨,上涨76.03%。

据传持有空单的青山控股,正面临生死考验……

以下是彭博社2月15日的一篇旧文《“大佬”交易员对阵神秘镍囤货商》(图片为浙股所加)。

彭博—-在中国商品圈,他是众所周知的“大佬”——他拥有全世界最大的镍生产企业,并且从不担心押注巨资在市场的下一步方向上。

现在项光达正成为市场的焦点,近些年来他不断在一个全球对抗环境变化的重要元素上引发市场的大幅波动。

据知情的人表示,一方面,项和他的一些生意伙伴,已经在镍的衍生品市场上积累了大量空头头寸,用来对冲他们在镍生产过程中可能的价格下跌的风险。

另一方面,伦敦金属交易所数据显示,有一名身份不详的镍库存持货商,持有至少伦敦金属交易所(“LME”)一半的库存(截至2022年2月9号)。

随着市场对这个LME镍持货商身份兴趣的上升,项发现他自己正陷于一个不寻常的处境:他正站在大势的对立面上。

镍价在去年飙升超过25%,并在上个月触及历史十年来的新高。电动车电池市场对镍的需求大幅增长,而市场指标显示镍的供应处于紧张的态势。LME镍库存已经下降至2019年以来的新低,而现货价格对3月合约的溢价已经触及新高。

“LME有点被挤仓了”,伦敦麦格理证券资深商品咨询师JimLennon提及。

这一事件突显了镍市场中少数参与者的巨大影响力,埃隆马斯克曾经提到镍原料的短缺是影响电动车电池生产的最大障碍之一。项近几年已经成为镍市场价格波动的关键人物,在2019年通过从LME仓库大幅提现货来推注价格大幅上涨,在2021年又通过宣布在印尼找到了更便宜的方式生产新能源用镍,而短暂的促发了一个镍价格的下跌。

目前尚不清楚镍价上涨对项所拥有的青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持仓产生多大风险。但如果涨势持续,该公司的空头头寸可能会抵消其部分生产利润。青山在多次询问请求中不予置评。

这家由项和他的妻子何秀琴创立的公司开始于1980年代末期,当时他们在中国东部城市温州从事汽车门窗框架的生产。该公司因为率先大规模使用镍生铁来生产不锈钢成为行业龙头企业。镍生铁是一种半精炼产品,是生产不锈钢过程中金属镍的低成本替代品。

青山公司去年宣布计划使用替代工艺,用之前生产不锈钢的原材料来生产电池级用镍,消息给去年的镍市场带来了大幅波动。

该公司目前正在运营三条高冰镍生产线,每月产能约为3,000吨。其目标是在2022年10月前,将年化产量将达到10万吨。如果成功,青山将解决电池生产的最大瓶颈之一,并可能给镍价带来下行压力。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该公司去年开始建立空头头寸,部分原因是项想对冲产量增长,并认为镍价的上涨势头会消退。青山在印尼的生产成本低于每吨10,000美元,而LME的基准价格超过23,000美元。

这是青山在印尼的生产设施之一。

不过就目前而言,几乎没有迹象表明镍市场价格会下跌。高盛集团上个月预测,今年镍需求将超过供应3万吨,高于早先估计的1.3万吨。

根据伦敦交易所的每日数据,这家身份不详的库存商持有LME监测的镍仓单的50%至80%。LME仓单的持有者可以依据仓单来提取现货,交易所的报告的持仓集中在区间内,而不是精确数字。

这个头寸已经维持了近一个月,这是一个相对较长的时间段,表明库存持有者要么是非常看好镍的市场,要么可能是自己未来的现货供应合约所需要的囤货。“我认为发生的部分原因是,由于电池市场的增长迅速,市场有点慌忙囤货,”Lennon说。

最重要的问题是,项是否会继续与多头一争高下,还是平掉空头头寸。这位中国大亨面临的一个难题是:由于他生产的镍产品不符合与伦敦金属交易所(LME)期货合约的交割条件,因此他的期货空头与他生产的产品不是一个完美的对冲。这意味着,如果他被迫增加保证金或者进行移仓,这些空头会耗费他的大量的现金流。

有一些间接证据表明,项还没有准备好放弃。随着LME期货合约3月DATE之前到期的合约的持仓在减少,后面远期的期货合约的持仓在增加。这也可能说明,项和他的伙伴们做好了长期战斗的准备。